杭州網
Eng|繁體||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網 > 晉越集運會員登錄中心 > 微觀杭州
 
 
袁浦往事,寫於雙浦鄉賢大會前夜
2020-10-15 11:25:23杭州網

從前的錢塘泗鄉是定山南鄉、定山北鄉、長壽鄉和安吉鄉四個鄉的總稱,自從1958年人民公社化以後,泗鄉由轉塘、龍塢、周浦和袁浦四個人民公社組成,範圍變小了一些,長壽鄉的一部分劃給了富陽受降公社,安吉鄉的一部分劃給了東洲公社,六和塔、徐村、梵村、梅家塢等劃給了西湖人民公社。

袁浦人民公社社部所在地就在袁家浦大隊,所以公社名稱叫袁浦。袁家浦村自然就以袁姓人家為主,據袁浦龍池村張道先生的《定鄉小識》記載,從錢塘江南大塘到北大塘,有一條河流,名稱叫沿江浦,沿江浦邊最大的村莊就是袁姓人家居住的村莊,沿江浦的名字也就改成了袁家浦了。

袁家浦的最東端有個閘,叫東江閘,閘口漲出了沙地,叫東江渚,來自蕭山的許多百姓在此墾荒,蕭山話中“渚”和子不分,所以,本地人叫“東江(方言,音:剛)子”。也有人説,漲出的沙地像嘴巴,蕭山人把“嘴”字念成“子”。

袁家浦的最西南端就是新浦沿村,因為,原先的袁家浦這條河流到龍池村為止,為了連通富春江,新開挖了一段河流,直通白鳥村,也就是新浦,新浦邊的村叫新浦沿村。

老沙、新沙、麥嶺沙等村,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都是錢塘江裏漲出的沙地,各個村莊形成的歷史都不長,短的只有不到一百年曆史。

錢塘縣在錢塘江裏漲出的沙地就叫錢塘沙,也就是現在轉塘、周浦、袁浦的江邊平原地區,據老輩子人講,錢塘沙上有“葛黃昏、陳半夜、支雞叫,袁天亮”之説。支、袁、陳、葛四姓小夥子一起坐船來到錢塘江邊,就在現在的浦塘村附近的沙地上擱了淺。四個人商量着明天怎麼劃分這片沙地。

葛姓人家早早生了心思,在黃昏時就去佔了一塊好地,做了標記。陳姓小夥在半夜時,也接着去佔了一塊較高的沙地,做了記號。雞叫時分,支姓小夥也起牀佔了地盤。  

等到天亮,袁姓小夥起牀,與支、陳、葛三個小夥商量怎麼分地盤時,好地早已被他們佔領了。袁姓小夥只能取了最東端靠江的沙地了,支、葛、陳三個小夥答應,以後新漲的沙地歸袁姓人家。這就是支家、陳家、葛家在浦塘村附近,離西山比較近的原因,袁家浦村在最東端。因為大量江沙沉澱,反而使袁姓人家的地盤最大,人口成長也最快。

傳説歸傳説,袁姓人家的祖上來自於河南省汝南郡,也就是現在河南省汝南縣,四十年前,我們的風車、籮筐、扁擔等的農用傢伙上都寫着“汝南郡XX”。

我查了家譜,袁氏家族始祖,也就是一世公,叫轅濤塗(公元前701年——626年,轅通袁),官至陳國大夫。

第十三世轅達公,也為《東周列國志》第八十九回記載:“龐涓於火光之中,看得分明,達曰‘吾中刖(音:月)夫之計矣’,説未絕,那轅達、獨孤陳兩支伏兵見火光,萬弩齊發,箭如驟雨。龐涓身帶重傷,料不能脱,即引佩劍自刎氣喉而絕”。這是歷史上非常有名的事件,也就是鬼谷子的兩個學生孫臏與龐涓的故事,此文中的“刖夫”,就是被挖去膝蓋的孫臏,龐涓照火光,白樺樹皮上寫着“龐涓死於此”幾個字,袁家十三世祖先——轅(袁)達公,率領的伏兵見火光,萬箭齊發,龐涓負傷自殺。

第十六世公袁高,生三子,大兒子長生(太康支),二兒子次類“汝南汝陽支”,少政(彭城支),故有“天下袁氏出太康,汝南袁氏遍天下,袁氏旺郡在彭城之説。”這也就是我們現在認為自己是河南省汝南郡人的出處。

第二十七世公袁安,生於東漢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公元43年),卒與公元92年,葬於今河南駐馬店市汝南縣東四十里平輿境內,1984年,平輿縣政府重修袁家冢碑記。袁安公曾經楚郡太守,後為司空、司徒,地位極高。

第三十八世公袁亨,做過山西、福建、江西御史,任睦州刺史。定居於當時屬於潤州的桐廬縣。

第五十七世公袁仲四遷居新登之高傅山,現在還有許多袁氏後裔生活在富陽新登,我與新登袁姓人家打過交道。

第六十世公袁子名,生於元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卒於明洪熙元年(1425年),從富陽新登遷往錢塘安吉鄉,也即是現在的袁家浦村所在地。如果錢塘沙“葛黃昏、陳半夜、支雞叫、袁天亮”傳説成立,這故事裏的袁姓小夥就是我們的子名公,袁姓人家從富陽新登遷居錢塘沙的一世公。

從子名公的出生年月可以看出,袁氏家族在錢塘沙已經居住了600多年。

祖先來到錢塘縣,與其他家族一起圍墾開發錢塘沙,從子名公一人演變成現在錢塘袁氏至少五六千人,也確實不容易。

沿江浦變成了袁家浦,袁家浦有個袁浦渡在解放前可以直接乘船至杭州南星橋、蕭山臨浦和富陽縣城,水路交通極為方便,我爺爺名字叫袁祖烜(公元1891年——1972年),做販牛生意、茶葉生意和布匹買賣生意,從福建或上海買來的貨物,南星橋下船,袁家浦家門口上岸,極為方便。

明清時期,泗鄉三渡——浮山渡、袁浦渡和吳家渡,成為錢塘沙人進城的主要渡口。有清朝詩人所寫詩詞為證。

龍池村清朝詩人張葵有詩三首,其一《袁浦曉渡》:

買棹去輸糧,寒凝艇上霜。

遙憐朱閣女,正在夢魂鄉。

其二《袁浦渡舟次感懷》:

兩岸芙蓉一葉舟,片帆高卷泊沙頭。

沉沉夜色初涼雨,渺渺秋江不斷流。

漁火棹歌人未靜,青衫紅粉酒交酬。

明朝此去知何處,聽著琵琶憶舊遊。

其三《浦南即景》:

藉草為茵坐野塘,風來饒有稻花香。

重重林外皆如畫,雨後秋山伴夕陽。

清朝詩人葛謩(音:mo)有詩《夏日浦口納涼》:

浦漵溶溶上暮潮,送潮風至暑全消。柳蔭隔岸濃如畫,隨着蟬聲過板橋。不須佔雨聽鳩鳴,別浦潮回浪已平。網得隨潮雨數尾,溉鬵(音:xin)閒看老妻烹。早稻平疇欲放花,夕陽深樹數歸鴉。相將橋畔乘涼去,赤腳科頭理釣車。

從錢塘沙本土詩人張葵的袁浦詩中可以看出,原來的袁浦渡口還是比較繁華的,琵琶聲聲,已經歌女等在船上賣唱,也可以看出浦南浦北美麗的景色。

葛謩的詩裏看到袁浦人恬靜的田園生活,柳蔭、蟬鳴、稻花、歸鴉,錢塘江潮魚烹煮的香味彷彿就在眼面前。

我記憶中的袁浦公社有許多小大隊,合併後成了十四個大隊,袁家浦大隊和新民大隊合併成了五一大隊,就是現在的袁家浦村。前進大隊就是現在的麥嶺沙村,紅星大隊就是現在的小江村,八一大隊就是現在的新沙村,衞星大隊就是現在的老沙村,東風大隊就是東江嘴村,朝陽大隊就是外張村,友誼大隊就是小叔房村,新龍大隊就是龍池村,新勝大隊就是新浦沿村,七一大隊就是浦塘村,紅旗大隊就是夏家橋村,立新大隊就是蘭溪口村,只有吳家大隊名字沒有改變,其餘十三個大隊都打上了時代的烙印。

袁浦街就在我們家附近,現在的黃沙橋至鄉政府所在地都已經非常繁華,從前許多地方還是田野。黃沙橋到五一大隊大隊部之間都是農田,袁浦衞生院還在五一大隊部東邊,西邊就是露天倉庫。隔過大片田野就是18路公交車袁浦終點站,車站旁邊就是五一小學,也就是後來的袁浦中心小學,現在的袁浦幼兒園的位置。

袁浦街往西走,有煤球店,正對面就是理髮店,理髮店往西就是大家最嚮往的肉店,煤球店的隔壁就是村店。往西就是袁浦供銷社,供銷社裏賣什麼的都有,就是除了鈔票以外,還要布票等票證。一個高高的收銀台,細鐵絲聯結着各個櫃枱,鋼夾夾着人民幣“唆!唆!”地來回穿梭。供銷社往西就是郵電所,郵電所往西就是豆腐店,豆腐店邊上是廢品收購站。

郵電所正對的弄堂進去不遠就是袁浦公社和袁浦派出所所在地,一個兩面有包廂走廊的大禮堂,1971年國慶節,我還在這個禮堂裏演過“智取威虎山”裏披着白紗,穿着黃軍裝的楊子榮的跟班,臉上塗着紅胭脂,三天都捨不得洗臉。我們還在禮堂裏參加過許多次的批鬥大會。

袁浦派出所,一個老蔡,一個小邵,兩個警察管了袁浦公社十幾年,平平安安。

公社往西就是殺豬場了。家裏的豬養大了了,就賣到食品公司,也就是殺豬場,專門有人用肉眼判斷是否合格(精肉七十斤為合格),驗收合格後,才能屠宰。自己家的豬身上染上洋紅,留下印記,以免搞錯。殺豬場裏豬山豬海,人山人海,大家把豬頭、豬血和豬肚腸等回購回去改善一下生活,這可能是大家記憶最深刻的。

袁浦街兩面也是大家起早賣菜的場所,我也去街上賣過青菜、螺螄和雪瓜等等。

絡麻倉庫,棉花和蠶繭收購站在新龍社裏,起先的糧站在新龍繆家,後來糧站的大部分功能移到了八一大隊。

現在的袁浦變化很大,隨着麥嶺沙、浦塘和夏家橋村的開發,城市化的腳步已經離袁浦越來越近。杭州擁江發展的戰略已經初定,袁浦處於擁江發展的最重要的節點上,     

袁浦往事的回憶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裏,袁浦未來的面貌更是在我的夢中展現。

袁浦與周浦合併成了雙浦,銅鑑湖裏湖景區已經開放,整個湖區工程也將於明年年底完工。聽着錢塘江潮聲,賞着西山晚霞,坐着小船在西湖姊妹湖——銅鑑湖碧波里盪漾,如此愜意的生活就將出現在我們身邊。

農夫山泉已經落户雙浦新區,螞蟻金服也將落地雙浦大刀沙,國科大杭州研究院近期也將在銅鑑湖畔開工建設,通往雙浦的地鐵六號線即將在今年年底通車。雙浦這塊尚未開發令人嚮往的仙山寶地,正在成為杭州開發的熱土和樂土。我們堅信,雙浦的明天會更加美好

2020年10月10日

原文留言及作者回復:

嘎倫:前天去了銅鑑湖,是讀了你的文章去的。二十多年前,曾經騎腳踏車去那邊拿過朋友送的蓴菜,記憶猶新。

一生平安鄭彩玲:袁老師的文章勾起了我的童年記憶,看後感慨萬分。時代的腳步像錢江潮水激勵着雙浦鎮的父老鄉親永無止境,雙浦加油,明天會更好!

Edison 沈曉明:蜈蚣山下讀此文,曉晨光裏倍有情。

錢塘布衣:現在我家出口處,長順哥家,永政叔家的位子是露天倉庫。倉庫經常大門關閉,好像杜錫炎老爸在管。一直不懂,這個是什麼倉庫。

作者回復供銷社堆放一些不怕日曬雨打物品的倉庫,叫露天倉庫。杜錫炎的妹妹杜錫姬也住在這裏。杜錫炎老書記現在住在東山弄,我經常見到。他的書法和繪畫水平已經很高

海海:現在的袁浦沒有舊往的繁華。

作者回復近代工業化後,國家以城市為中心。交通也從水路為主,演變成以鐵路和公路為主,水路交通方便、農業發達的袁浦,甚至整個泗鄉都一時落伍了。但是,遲來和尚吃厚粥,厚積薄發,新的發展機遇就擺在我們面前。我們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袁文化:我是生在袁浦,長在袁浦的正宗袁浦人。我父親是袁祖雲,父母生育四個子女,家境貧寒,三個兒幼時夭折而我成了獨生女。(我)離開袁浦已六十五年,記憶中的袁浦還停留在50年代。現在對袁浦的陌生到了不認識一切(人和物)。欣慰的是經常閲讀袁長渭老師的文章,如生活在其中(親眼)見到家鄉的迅速發展,歡心鼓舞和驕傲。堅信家鄉的明天會更好,祝福家鄉的父老鄉親們生活幸福快樂。

pingping:是啊!錢塘往事,小時候常聽我爸説:支、袁、陳、葛四人劃分地盤。這一切已經成為了歷史,現在的雙浦有各種政策支持,新的發展機遇,我們堅信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政德•錢塘老虎: 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小學一年級),就是袁家浦村人,叫袁祖源,當時在轉塘凌家橋小學教書風頭很正,叫三牌金牌(出生貧農,中共黨員,參加過抗美援朝當過兵),但他教了我不到一年就調回袁浦了,不知你知曉他否?後來我一直打聽,都沒有他的消息。

作者回復我知道,祖源爺爺曾經教過我數學,終身未娶,二十多年前去世了

作者:袁長渭,1964年5月出生於浙江杭州,中學高級教師,多年擔任中學校長,曾經擔任西湖區教育局副局長、蔣村街道辦事處主任、轉塘街道黨工委書記和西湖區發改局局長,現任西湖區靈隱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和西湖區作家協會副主席。 愛好寫作和攝影,出版個人專集《錢塘往事》《錢塘山水》,個人的公眾號為《錢塘往事》

▼延伸閲讀▼

詩朗誦:銅鑑湖,我有一個夢想   

泗鄉晨歸人,孑行探初雪

難忘2020年這個最短又最長的春節假期

祭灶神,流傳在杭州民間的清廉故事

從泗鄉走來的作家,他的文字因飽含深情而厚重動人

來源:微信號:錢塘往事    作者:圖/文:袁長渭    編輯:郭衞    責任編輯:方誌華
『相關閲讀』
杭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包括杭州日報、都市快報、每日商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杭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包括杭州日報、都市快報、每日商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杭州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杭州網聯繫。
晉越集運會員登錄 城市 經濟 社會
杭州這位小學生  我們必須為你點贊
杭州廣場舞現場驚現鹹豬手  蜀黍提醒 遭
杭州西湖區防災減災“大餐”進社區
第二屆中國工業互聯網大賽·東部賽區圓滿完
線上申請、當天入住,上“親清在線”平台承
杭州一工程師偷竊上癮還“金句”頻出 直
全省首創電力大數據“診脈”,壓降停電電量
"援鄂女護士"身份造假?南通衞健委迴應
抑鬱症患者乘機被拒 春秋航空:正調查
男子槍殺女孩後入職檢察院 一干就是25年

杭州影像


打造人工智能“杭州...

秀美林道

候鳥大軍“第一方陣...

“夜經濟”裏的蕭山...
我記憶中的袁浦公社有許多小大隊,合併後成了十四個大隊,袁家浦大隊和新民大隊合併成了五一大隊,就是現在的袁家浦村。錢塘縣在錢塘江裏漲出的沙地就叫錢塘沙,也就是現在轉塘、周浦、袁浦的江邊平原地區,據老輩子人講,錢塘沙上有“葛黃昏、陳半夜、支雞叫,袁天亮”之説。袁浦人民公社社部所在地就在袁家浦大隊,所以公社名稱叫袁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