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網
Eng|繁體||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網 > 晉越集運會員登錄中心 > 微觀杭州
 
 
三十年前,我在杭州日報上首提“西湖三大情人橋”
2020-09-29 10:52:54杭州網

曾經被我們杭州園林文物同仁譽為“杭報長駐西湖特派記者”的老友姜青青兄,這幾天在微信羣連續報道: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2020年9月21日,杭州優秀傳統文化叢書”首批20本圖書出版首發式,倒計時第四天。昨天倒計時第五天借用“五代十國”一詞,第四天借用“四庫全書”,為杭州網老同事的創意點讚了!期待明天,又會是個出彩的創意嗎?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2020年9月22日,今天倒計時第三天,海報創意用的竟然是西湖三大情人橋,有點不按套路出牌的味道,恐怕猜到的人不多吧。明天的海報會是什麼樣?

哈哈!“西湖三大情人橋”,其實是我在三十年前的首創,現在越“活”越年輕矣!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杭州日報旅遊版發表的《西湖情人橋》報影

1990年11月17日,杭州日報旅遊版刊發了我寫的《西湖情人橋》,全文豎排、左行,標題處還配了報花。時任該版責任編輯的是施春明兄。此文發表前當年初夏時節的一天晚上,阮公墩島上的夜遊,又拉開了帷幕。凡是參與過那時候仿古主題夜遊的朋友們都會記得:島上夜遊的“壓軸戲”,是“環碧莊”莊主“阮員外”,吟詩、書寫、作畫,向全體參與的遊客“招女婿”。就在這天晚上,那時杭報專跑園林文物和旅遊一線的專職記者姜青青兄,在阮公墩島上,介紹施春明和我認識,約我為旅遊版寫稿。

“情人橋”的提法,是我在讀夏丞燾先生《天風閣學詞日記》時“發現”的。這部日記1931年5月13日這一篇中寫道:“夜與雍如倚情人橋聽水,繁星在天,萬綠如夢,暢談甚久。”

後來,我就用“情人橋”這個詞,為書稿《愛情之都杭州》寫了《學子約會情人橋》一文,同時提出了“西湖三大情人橋”的概念。西湖三大情人橋是:西泠橋、斷橋和長橋。在這部由我撰寫除“序”、“前言”和“附”之外全部文字的書稿中,我為這三座情人橋,各寫了一篇(節)專文。


西泠橋 · 錢塘蘇小認鄉親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西泠橋畔的慕才亭,緣出南齊歌伎蘇小小其人。

南朝樂府中有《錢塘蘇小歌》,見於陳徐陵《玉台新詠》卷十:“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後來在唐白居易的詩,如《杭州春望》中有“柳色春藏蘇小家”句,《楊柳枝》中有“若解多情尋小小,綠楊深處是蘇家。”

大約從北宋末年開始,有關記述將蘇小小演繹成南齊時錢塘(杭州舊稱)一位才貌出眾而又多情多義的青樓女子,説她在去世約600年後,生前從來不知幸福為何物的魂靈“復活”重現人形,與洛陽才子司馬槱(字才仲,據説是北宋大史家司馬光的侄孫,因蘇東坡識拔而曾任官職於杭州)熱戀。不幸,司馬早夭,小小芳魂依舊無託!

西湖上的蘇小小墓冢,至遲在南宋時已經出現。《鹹淳臨安志》卷八十七載其墓在西湖上,並附錄當時名詩人周紫芝的一首詩 ,題名《湖堤步遊,客言此蘇小墓也》。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杭城西湖江干湖墅圖》清康熙55年至雍正5年間彩繪本(局部)

元、明、清三朝,關於蘇小小其人、其事、其墓,可説是聚訟紛紜,有的説墓應在錢塘江岸邊,有的説不在杭州而在嘉興。明末張岱的《西湖夢尋》卷三則説“葬於西泠之塢”,清康熙時署名“古吳墨浪子”的某位小説家,以仿話本的形式,撰著了一部白話小説《西湖佳話》,其中的《西泠韻跡》篇即寫蘇小小事蹟,將她的生前住處與身後歸宿定位於西泠橋畔。

到了乾隆年間,蘇小小故事又是講唱,又是傳閲,又是上演,可説是馳名天下了,連皇上(弘曆)到杭州,也向隨侍臣眾問起其人芳魂何處。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20世紀初,日本老明信片上西泠橋北堍的蘇小小墓和慕才亭。

這以後,蘇小小墓、亭屢經自然風雨和社會變故而毀損,又不斷被修葺。到20 世紀初,石砌八角形、上覆青瓦丹柱六面亭子的蘇小小墓,已是一副破敗相,從一個側面讓人們瞥見清末民初社會與湖山同遭動亂而迭經變遷的影子。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蘇小小墓亭柱聯“千載芳名留古蹟”黃炎培攝於1914年

蘇小小墓亭的方形亭柱上,先後題刻過12副聯對,其中有幾副聯對所在的亭柱位置,從老照片上尚可找到。如面向西湖(與墓碑同朝向)的兩亭柱正面,題刻的聯語是“千載芳名留古蹟,六朝韻事著西泠”;背朝西泠橋的一面,柱聯是徐蘭修撰題充滿低迴嘆息情調的集句聯:“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車不再逢”另外像葉赫際亨題有“金粉六朝香車何處,才華一代青冢猶存” 一副,刻在朝西二柱的內側面,還有一副聯文為“幾輩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抔土壟中”的聯語,則是題刻在朝北二柱的內側面的。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1928年前後,蘇小小墓、亭再度得到重修,墓丘錐形的頂部還用水泥包封住,一直保持到20 世紀50 年代。

1956年,杭州有些人士想把西湖風景點搞得”整齊些“,便將蘇小小墓拆遷到茅家埠。 後來在上級的指示下,西泠橋堍的蘇小小墓、亭,照原樣在 原址修復了。

然而到了1964年12月, 蘇小小墓、亭還是被平毀。好在僅僅過了18年 (1982),原址上又重建起六角攢尖頂新亭,還根據蘇小小事蹟,冠以“慕才”的亭名。 亭柱,則鐫刻最為後人所激賞的那副名聯:“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鑄金。”(原刻在朝北亭柱正面)

西湖,杭州西湖,西湖長橋,斷橋,西泠橋

2004年實施的北山街綜合保護整治工程中,完整的蘇小小墓、亭,原汁原味地重新出現在西泠橋畔。

▼延伸閲讀▼

馮小青與《牡丹亭》,誰認“小青”作知音?

看!老照片中藏着罕為人知的南宋道觀和駝巘嶺古道

所謂伊人,在湖之上…西子湖畔的紅顏故事

↓ 見 下 頁 ↓

來源:言必稱西湖(ID:yuyouyifang)    作者:洪尚之    編輯:郭衞    責任編輯:方誌華
『相關閲讀』
杭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包括杭州日報、都市快報、每日商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杭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稿件來源:杭州網(包括杭州日報、都市快報、每日商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杭州網”,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杭州網聯繫。
晉越集運會員登錄 城市 經濟 社會
搭建中國與羅馬尼亞藝術交流的橋樑,“埃烏
文化禮堂配“管家” 看蕭山如何搞“活”基
最新!9月杭州58名機動車駕駛人被終生禁
千年古鎮如何玩轉動漫奇趣? 第十六屆中國
全省首本地下綜合管廊不動產證落地杭州
杭州首個全面小康主題展來了 瞭解城鄉建設
讓青年當主角 杭州市江乾區全面推進“青春
幼兒園紫外線燈灼傷18名師生 河南南陽通
湖南宣判一起特大網絡傳銷案 45名被告人
中國心血管病患者達3.3億 這些不良習慣

杭州影像


孔廟祭孔

列車“加班” 保運...

閉館10月 跨湖橋...

慰問抗戰英雄
西湖三大情人橋是:西泠橋、斷橋和長橋。因此,杭州民間有一句俗話,以長橋和與之隔西湖煙波遙遙相望的斷橋合而言之道:“長橋不長,斷橋不斷。▼延伸閲讀▼斷橋殘雪雪不再,菡萏伴橋橋不斷↓見下頁↓長橋·雙投盪漾玉芙蓉古時候,西湖南岸,鳳凰山、玉皇山和南屏山三山之間的方家峪,曾經是西湖的一片水面。